第一千零八十章 大结局(2)

第一千零八十章 大结局(2)

陨落星辰2016年11月23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简体版小说

    战魂神尊-

    隐约之间,在不远处的一具本该死去的尸体却忽然站了起来,他有着一张苍白的脸蛋,还对着自己发笑呢?

    为何面对他自己没有一点恐惧呢,反而觉得如此的熟悉呢?

    是了,他是自己的大哥梁小可……

    我是叶靖宇,我是那要踏碎天地的叶靖宇,我是那要改变一切的叶靖宇,我是要攻破太极两仪阵的叶靖宇……灵域

    本尊是那要重创天地的叶靖宇……

    “啊……”一声怒吼自叶靖宇的口中不断传出,他的身体开始急速的膨胀,那消失的记忆,那流失的力量都在不断的回来……

    他的身体越来越大,一脚踩下去,那些高楼,那些大厦,就好似玩具一样尽成粉末……

    大地更是经不起他的一击,整个世界都在碎裂,彻底的碎裂……

    忽然之间,他看到了一道白色的光芒,一名黑色的身影出现在他的面前,那人和他长得七分相似,不正是自己的那位祖宗么?

    这一片世界彻底的破碎了,可是太极两仪阵并没有就此破灭,叶靖宇举起了手中的天尊刀,全力的一刀朝这一个大阵斩去,一抹巨大刀芒划破虚空,划破时空,可是却没有划破这一片大阵……

    “太极两仪阵,变幻莫测,试试东皇钟吧!”叶星辰的声音在这一刻传来,他最强的力量只不过引起了这一片世界的破灭,却根本难以破开大阵,唯一的希望都在叶靖宇的身上。<-》

    听到了叶星辰的建议,叶靖宇似乎明白了什么……

    “盘古开天地,东皇定乾坤,定!”口中叨念一声,青色的东皇钟直接自他的体内窜出,就这么定在了天空之中,那正不断变化的大阵瞬间停止了下来,叶靖宇再一次举起了手中的天尊刀,毫不留情的斩了下去。

    这一次的刀芒更盛,威力更强,太极两仪阵似乎感受到这一刀的恐怖力量,就要不断的旋转,以求抵消这样的力量,可是东皇钟这一刻却发挥了他最强的威力,定住时空,哪里还可能有半点变动。

    如此一来,太极两仪阵就好似从水变成了冰,被叶靖宇这一刀整个的劈碎……

    那还在不断盘旋的太极图竟然直接被这一刀劈成了两半……

    叶靖宇的身体直接一步踏了出去,而叶星辰的身体却留在了那里,他感受到了陈小龙的神念正在不断的流逝,他必须将他的神念收拢,他不能够失去他……

    这一场戏的主角是叶靖宇,一切就交给他吧……

    这个时候,太上老君正要一偏拐砸碎悟空道人的天灵盖,却忽然感受到太极两仪阵一阵碎裂,心神就是一紧。

    还没有回过神来,一阵洪亮的声音已经自虚空响起……

    “一切都交给本尊吧!”话音落下的瞬间,就看到叶靖宇那高达数百亿里的巨大身躯自虚空之中踏了出来,还没有动,那股庞大的威压已经压得众人直皱眉头。

    太上老君,元始天尊,阿弥陀佛,幽冥教主的脸色更的一阵剧变,现在悟空等人都没有陨落,他怎么就出来的?这和自己等人最初的设想完全不同啊?

    叶靖宇可不会给他们这样的机会,手中的天尊刀已经化出了一道巨大的难以想象的刀芒,将四大教主完全的笼罩了进去。灵域

    四大教主面对这突然而来的袭击,都是措手不及,不过他们毕竟教主级别的人物,太上老君,元始天尊,幽冥教主的身影急速的后退,这一退就不知道退出了多远,起码是一般的仙人数百万年都难以飞到的地方,避开了那恐怖的一刀,可是被准提道人缠住的阿弥陀佛却哪里能够退开。

    九品金莲的金色光芒被撕得粉碎,所剩下的四大明王也是被这样的刀芒席卷,身体更是被斩得粉碎,华为了无数的金光,就要朝阿弥陀佛的体内窜去。

    

    可是阿弥陀佛坐下的九品莲台被这一刀劈碎,他的本体也被这一刀劈中……

    他的身体直接被这一刀劈成了两半,大片金色的血液不断的流淌出来,他的神魂更是被一刀重创……

    如果是一般的人,哪怕是广成子那样的人物,这一刀也足以将其彻底的抹杀,可是他毕竟是教主,不死不灭的存在,那两半碎裂的身体竟然华为两道光芒,就要朝两个方向逃去。

    “诛仙剑阵,灭杀一切……”就在这个时候,被通天以无上的法力送过来的梁小可出现在虚空之中,诛仙剑,戮仙剑,绝仙剑,陷仙剑四把绝世凶剑奔腾而出,爆发出了无数的剑气,直接将阿弥陀佛的两具身体搅得粉碎……

    大片大片的金色血液和碎肉自虚空之中喷洒,梁小可更是张开血盆大口,不顾一切的吞噬着阿弥陀佛的精血,这可是佛陀的精血啊,这可是教主的精血啊…只要能够消化这些力量,自己的实力会提升多少倍?

    他就这么不要命的吞噬着,可是阿弥陀佛的肉身且是那么好吞噬的,他的神魂是如此的强大,哪怕受到了重创,也不是现在的梁小可能够抗衡的,梁小可所吞噬的精血,就好似毒药一样,是那样的痛苦……

    看到这样的情况,叶靖宇还没有出手,准提道人的眼中却闪过了一丝明悟……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一阵玄妙的声音自准提道人的口中传出,紧接着就看到他的身体和那七宝妙树融合在一起,整个人竟然化成了一株巨大的菩提树,一股吸力传来,竟然直接将阿弥陀佛的肉身和神魂给吸了过去,紧接着那株巨大的菩提树竟然开始燃烧,一道道透明色的火焰不断的升腾起来……

    “老师……”看到准提道人竟然燃烧自身,孙悟空的口中传来了一声惊呼声……

    “你这又是何苦?”而虚空之中,更是隐隐传来了阿弥陀佛的声音,那声音之中充满了无尽的苦色和无奈。

    “释迦摩尼,难道这么多年你还不明白佛门的奥义么?吾当年只是一株刚刚生出灵智的菩提树,在一次雷雨夜被闪电劈中,险些夭折,当时还是一个女孩的女娲救了我,悉心照料我,更是给我讲了很多很多的故事,这才有后来的我,才有了后来的你……菩提悟道,你可有知道,佛门的慈悲乃是女娲的慈悲,那广怀天下的慈悲,你可知道佛门的体修,乃是源于巫,巫族肉身强悍,难道你真的以为这一切都是你自己悟出的么?释迦摩尼,你真的太让我失望了!”那巨大的菩提树传来了准提那轻叹的声音。

    此话一出,连叶靖宇都是一阵诧异,感情太古时期还有这么一段八卦……

    佛门,竟然是女娲的慈悲之心造出的……

    而阿弥陀佛也传来了一阵轻叹之声,他似乎明白过来什么一样,竟然自己也开始燃烧起来……

    一道道透明的火焰不断的从菩提树上流淌出来,最后华为了一股柔和的能量,不断的融入孙悟空和梁小可的体内……

    他们都是不死不灭的圣人,按理说他们根本不可能死去,可是若是当另一个圣人不惜以自己的为代价的时候,却可能抹去两人的一切意识,让其华为最本源的力量。

    此时的准提道人就是以自身为代价,选择了和阿弥陀佛同归于尽……

    他们的意识在火焰之中消散,可是他们的道通,他们的感悟,他们的一些记忆,却得到了传承,孙悟空成为了他们的继承人,而梁小可却是只是吸收着那最为纯粹的力量……

    斗战圣佛,齐天大圣,悟空道人的身体逐渐的融合,最后形成了一名身上披着金色袈裟,脸型消瘦,手中握着一根七宝妙树和金箍棒融合形成的禅杖的和尚……

    “贫僧,法号空……”灵域

    空,四大皆空,此刻的他是真正的空,右眼露出最为慈悲的慈悲之意,左眼却闪烁着最为凶戾的凶戾之意。

    一股磅礴的法力自他的身上散发出来,他手中的禅杖更是爆发出了刺眼的金色光芒,而他的两双眸子却是望向了数亿公里外的幽冥教主,就好似他在自己的身前一样……

    幽冥教主和阿弥陀佛之间一直有着很深的因果,既然他继承了阿弥陀佛,继承了准提道人的道统,那么这一段因果就由他来了解吧……

    “万事皆空,空空空!”空的口中传来了一声请呼声,他手中的禅杖更是轻轻的举了起来,紧接着就看到一道道万字印更是不断的自那禅杖上散发出来,化成了一条条金色的长龙就朝幽冥教主而去。

    这个时候,吸收了阿弥陀佛大半精血的梁小可也是怒哼一声,手持诛仙四剑就朝元始天尊冲去,他是通天的传人,自然也要了去自己师尊的一段因果。

    “大哥,接住……”叶靖宇知道梁小可虽然修为大进,可是要对付元始天尊却还有些困难,直接将自己的东皇钟送了出去。

    梁小可也不客气,头顶东皇钟,手指诛仙剑已经扑了上去。

    元始天尊的盘古幡已经被毁,他的身上只有一把三宝如意比较厉害,其他的法宝还真的很难攻破东皇钟的防御,梁小可也有了机会……

    而叶靖宇本人,却是直迈开那巨大的步伐,就朝太上老君奔去,这一步就是数亿里,一路之上,不知道多少星辰被那余波扫过,纷纷破碎,那巨大的威压是如此的恐怖。

    看到叶靖宇就这么直接的朝自己过来,太上老君的眉头紧皱,他知道现在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手中的金刚镯一抖,那散发着五彩光芒的崆峒印已经出现在手中,用手轻轻一抹,那上面所有的禁制,甚至是当年伏羲圣皇暗中隐藏的禁制全部被抹去,紧接着瞬间注入了自己的神念,那崆峒印直接爆发出了五彩的光芒,冲天而起,瞬间就化成了一座宽达数百亿里的巨大方印,直接朝叶靖宇砸了下来。

    这一块方印是如此的巨大,要是砸在天界的话,不说整个天界,至少当初天盟和地盟的地域都会被砸得粉碎,彻底的抹杀。

    可是面对这么恐怖的一印,这包含着五行之力的一印,在叶靖宇看来,却好似小娃娃的玩具一样,他只是轻而易举的握紧了拳头,直接一拳轰了上去,直接砸在了崆峒印的下面,就看到那存在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崆峒印出现了道道裂痕,竟然开始阵阵碎裂。

    太上老君自然没有指望这崆峒印能够伤到叶靖宇,这临时夺来的法宝怎么可能比得上自己亲自冶炼的法宝,单手练练点动,只是眨眼的时间,就点出了三百六十五下,而三百六十五颗星辰就这么出现在了天空之中,那是三百六十五颗巨大的难以想象的恒星,那是比通天召唤的万星还要巨大的恒星,每一颗恒星的直径都多达数百亿里,比叶靖宇现在的盘古真身还要巨大,这三百六十五颗恒星就这么悬浮在叶靖宇的周围,既然组成了一个奇特的大阵。

    周天星阵……

    一股股强大的牵引力出现在叶靖宇的周围,那庞大的力量竟然想要束缚着他的身体,让他感觉自己的动作似乎慢了很多……

    而太上老君的手指又点向了东方,东方就出现了七颗恒星,七颗星辰连接在一起,竟然形成了一条巨大的青龙……

    随后又点向了南方,西方,北方,二十八星宿直接形成,化成了四大神兽……

    那是巨大的难以想象的身手,不说体积最为巨大的玄武,就说朱雀的体形都有着一方世界那么巨大……

    哪怕此刻的叶靖宇,在体积上也好似一般的人类遇到巨龙一样……

    不仅如此,太上老君继续点动,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星也随之出现,最后天空之中的星辰越来越多,竟然有着足足三万多颗……似乎整个天地都被这些星辰给笼罩,无尽的星光挥洒下来,却是如此的磅礴……

    这样的力量,这样的神通,三界之中还有谁能够拥有?

    不要说叶靖宇了,就算是远在远方的叶星辰等人也感觉到了这股恐怖的力量,他们的脸上都露出了凝重的神色,如此恐怖的力量足以毁灭一切,叶靖宇他能够抵挡么?

    九凤,曦阳,妖娆,洛灵儿等人的眼中更是一阵担忧之色,她们身在数百亿里之外,也感受到那星空传来的力量,那身处其中的叶靖宇呢?他能够抵挡么?

    “世间没有绝对的不死不灭,你就看看贫道的这星舞迷离神阵能够将你炼化吧……!”太上老君的声音在那虚空之中响起,而那三万多颗群星直接爆射出了刺目的星光融入到了那三百六十五颗恒星之中,然后三百六十五颗恒星又爆发出了数道星光,组成了一张巨大的星网,将叶靖宇整个的笼罩了起来。

    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却爆射出了一百零八道犀利的星光剑气,直接刺向了叶靖宇的肉身,二十八星宿更是华为青龙,朱雀,白虎,玄武四大神兽扑向叶靖宇,无数道的星光之力不断的在叶靖宇的身上爆炸开来。

    叶靖宇的身躯是如此的巨大,那些星光就好似导弹一样,不断的轰在他的身上,炸出了一道有一道血坑,可是混沌之体的变态在这一刻展露无遗,刚刚受伤的地方瞬间就会复原,不管这星光的威力多么的巨大,都根本难以对叶靖宇造成半点伤害……

    不过太上老君却好似不在意一样,不知道从哪儿取出了一座金桥,整个人已经上了金桥……

    叶靖宇的脸上也没有任何挣扎的神色,他只是静静的看着前方,看着前方的那一座金色的桥梁,任由那些无数的星光落在自己的身上,任由那星光所凝聚的四大神兽死咬着自己的身体,就好似没有感觉一样……

    太上老君看到叶靖宇竟然好似傻子一样的任由星光攻击,脸上也是露出了诧异的神色,难道这小子真的以为自己的肉身不死不灭么?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不死不灭,只要这些星光不断的落下去,他的身体迟早有一天会被轰碎,也许是一百年,也许是一万年,也许是一亿年……

    “这就是彼岸之桥么?”就在太上老君要说话的时候,叶靖宇忽然开口说道。

    此话一出,太上老君心头一震,他竟然看出了这是老师留下的彼岸之桥……

    “不错,这正是彼岸之桥……”虽说心中震惊,可是太上老君的脸上依然是一片平淡,口中更是淡淡说道。

    “彼岸之桥,那何为彼岸……”叶靖宇又似在喃喃自语,又似在对太上老君诉说……

    “何为彼岸?”太上老君一愣,是啊,自己等人都在追求彼岸,可是彼岸到底是什么?哪怕自己拥有了彼岸之桥,可是自己明白彼岸么?自己知道这彼岸是什么么?

    就在太上老君这愣神的功夫,叶靖宇的眼中忽然射出了夺目的光芒,右手往虚空一抓,天尊刀已经出现在手中,忽然斜向上拉出,直接将朝他扑来的青龙斩成两半,然后他的身体直接朝前踏出。

    这一步,直接将那玄武踏的粉碎,无数的星光爆发出来,然后随手又是一刀,朱雀星宿也是直接被斩碎,紧接着一脚踹出,那白虎星宿也是直接爆裂开来……

    每一步之间,总是有无数的星辰碎裂,虚空更是不断的发出噼里啪啦的爆炸声,一片又一片黑色的能量不断的爆发出来……

    “李耳,你以为用星光的力量能够一步一步的消灭我的肉身,可是你却不知道,这一切在我的眼里根本不值一提,什么周星大阵,什么天罡地煞,什么二十八星宿,怎可能困的住我……”叶靖宇口中一边说着,他的身体一边朝太上老君走去,手中的天尊刀更是连连挥动着,一道又一道的刀芒不断的亮起,斩碎着一片又一片星辰,二十八星宿开始碎裂,三十六天罡开始破灭,七十二地煞开始绝灭,三百六十五颗星辰也是彻底的被他的刀气粉碎,在他那无坚不摧的刀气之下,似乎再坚固的东西也是豆腐一般……

    虚空在这一刻彻底的碎灭了,世界在这一刻彻底的崩溃了,所有的天地规则都在他的脚下碎裂……

    “彼岸,彼岸,枉你修炼了数亿年,枉你悟道了数亿年,到头来你还是不明白彼岸是何物啊!”不知不觉之间,叶靖宇已经来到那一座金色的桥梁之下,而那些恐怖的星辰却早已经被他粉碎……

    太上老君这才好似如梦初醒一样,没有去计较叶靖宇破掉了自己的大阵,而是好似一个好学的小孩一样,朝叶靖宇问道:“那你可明白何为彼岸?”

    “彼岸之道,乃是天地之道,乃是世界之道,这一点我还要多亏你,如果不是你的太极两仪阵,或许我一辈子也难以领悟彼岸之道……”叶靖宇竟然无视金桥所散发的光芒,一步一步的踏上了那座金桥,一步一步的朝太上老君走去。

    面对一步一步朝自己走来的叶靖宇,太上老君依然没有任何的动作,他只是静静的看着叶靖宇,眼中依然是求学的态度……

    “彼岸,彼岸,每一个人都有着自己的彼岸,盘古圣皇的彼岸是创造世界,是付出,是不求回报的付出,只求给三界生灵一个祥和的世界,鸿钧道祖的彼岸是超脱,超脱一切他能够超脱的世界,而我的彼岸却是一份平淡幸福的生活,一份和自己心爱之人在一起到永久的平淡生活,不需要太多的激情,不需要太多的抱负,不需要太多的梦想,只有那最为永恒真挚的爱恋……李耳,告诉我,你的彼岸又是什么?”叶靖宇这个时候已经来到了李耳的身前,他的身体已经化成了常人大小,可是这一刻却给太上老君一种更为伟岸的感觉,比他化出盘古真身的时候还要伟大,还要巨大,还要宏大……

    他们都找到了自己的彼岸,那自己的彼岸又是什么?自己找到了自己的彼岸了么?

    这彼岸之桥是鸿钧道祖的彼岸之桥,它可以帮助鸿钧道祖到达他的彼岸,可是却不是你彼岸,你用这金桥又有何用?”叶靖宇的声音继续传播了出来,而他话音落下的瞬间,他却是一脚踩在了那座金桥之上,刹那之间,那座不知道凝聚了多少太古神圣心血的彼岸之桥竟然直接出现了一道裂痕,而且这裂痕越来越大,越来越深,最后整个金桥竟然直接碎裂开来……

    “彼岸之道,实乃心之道,李耳,你还不明白么?”叶靖宇忽然长啸一声,太上老君那佝偻的身体忽然一抖……

    彼岸之道,乃是心之道,由心而发的道……

    这不是就是梦想么?每一个人都有着自己的梦想,只要完成了自己的梦想,那么每一个人都能过到达彼岸么?

    是的,彼岸,不就是梦想么?

    这么简单的道理,自己怎么就不明白呢?

    自己的梦想又是什么?

    刹那之间,李耳想到了当年自己函谷关传道的场景,自己当年不就是希望创造一个让阔宇宙万物的理论么?不就是希望天地间的所有人类能够逍遥自在的生活么?

    无为而治,世上无绝对,道法自然,万事万物,一切不都是顺其自然的么?是的,顺其自然,逍遥世外,这不就是属于自己的道么?

    道可道,非常道……

    刹那之间,太上老君那苍老的脸庞焕发的勃勃生机,他明白了自己的道,明白了自己的彼岸……

    逍遥世间,顺其自然,不再做那高高在上的三清祖师,只做那逍遥自在,那问心无愧的老子李耳,哪管那天道规则,哪理那六道轮回……

    虚实的太上老君已死,那所在的那一片虚幻世界也随之破裂,那一直藏在他世界之中的轩辕若星的虚影也随之消失,彻底的抹除一切痕迹……

    “多谢道兄……”李耳很是认真的朝叶靖宇行了一礼,却华为一道清光冲天而起,再也不理会这世间的一切算计,逍遥自在才是他的道,他的彼岸……

    “大师兄……”看到太上老君竟然华为一道青光冲天而起,元始天尊大惊,离开了太上老君,他怎么可能是叶靖宇的对手。

    可是他的声音虽然巨大,却哪里能够阻碍已经领悟彼岸之道的太上老君……

    反而是叶靖宇的身影已经扑了过来……

    看到手持天尊刀的叶靖宇,看到头顶东皇钟,手持诛仙四剑的梁小可,元始天尊的脸上忽然露出了一丝不屑的笑容……

    “我们三人同为一体,你们敢封印我么?”元始天尊笑的是那样的得意,笑的是那样的猖狂,他的言下之意很明确,你若是真的要封印他,他会拼命的燃烧自己,他的意识一旦消散,通天教主和太上老君的意识也会彻底的消失……

    他相信,不管是叶靖宇还是梁小可都下不了手……

    “本尊不会封印你,本尊会将你从这个世界上彻底的抹除……”叶靖宇话语之间充满了冰凉,再也不像刚才对太上老君讲道一样……

    李耳怎么说也为人类留下了这样的经典著作,不知道造福了多少人类,可是你元始天尊又为人类留下了什么呢?身为太古仙人,却一直为自己的私心牟利,策划了神魔大战,策划了封神一战,这几大战役,死了多少巫,死了多少人,死了多少生灵,这样的人又怎能够留下……

    “抹除?哈哈哈哈,你敢么?”听到叶靖宇的话语,元始天尊哈哈大笑起来,脸上全是得意之色,他和太上,通天同为一体,这就是他最大的后盾,他有着这样的依仗……

    “你可知命运之刃?”叶靖宇却是轻轻说了一声……

    此话一出,元始天尊的脸色剧变……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叶靖宇单手一抓,那一直插在天界极北之地的石刀忽然破开虚空出现在他的手中,竟然和他手中的天尊刀融合在一起……

    命运之刃,当年伏羲圣皇冶炼的绝世宝刀,能够斩断人命运的无上神刀,当两把刀相融合的时候,整把刀发出了道道黑色的光芒,化成了一把绝世的命运之刀……

    刀身上,雪灵那清晰的面容显化出来,看着叶靖宇微笑……

    “辛苦你了,雪灵……”叶靖宇轻轻的叨念了一声……

    “不辛苦,大哥哥……”雪灵微微一笑,她的身体也华为了一道流光,彻底的融入了那把刀的刀身之中,成为了这把刀的刀神……

    命运之刀的刀神,也就是那传说中的命运之神……

    叶靖宇手持命运之刀,直接一刀斩过,元始天尊和李耳的联系被直接斩断,紧接着又是一刀,和通天教主的联系也随之断裂……

    元始天尊的脸上露出极度惊恐的神色,而早已经准备好的梁小可直接发动了诛仙剑阵,而且东皇钟更是不顾一切的朝元始天尊砸去,叶靖宇手中的命运之刀更是发出了道道黑色的刀芒照耀了整个时空……

    元始天尊的身体被一刀劈成了两半,然后被那无数的剑气搅得粉碎,紧接着又被东皇钟狠狠的定住,根本无法逃离,而命运之刀这个时候就好似一个贪吃的孩子,不断的吞噬着元始天尊的魂魄……

    “既然你喜欢那掌控三界生灵命运的感觉,那你就在命运之神的手下办事吧!”看着被不断吞噬的元始天尊神魂,叶靖宇淡淡的说着。

    而化身命运之神的雪灵却传来清脆的笑声,元始天尊的神魂已经被整个的封印在了命运之刀之中,从此以后,他将成为命运之神的奴仆……

    也在这个时候,空手中的禅杖直接将幽冥教主砸碎,直接将幽冥教主整个的吞噬……

    隐隐之间,就看到空的右眼出现了一顿金色的佛陀,正是阿弥陀佛,而他的左眼,却出现了一尊魔头,正是幽冥教主……

    空,四大皆空……

    空朝叶靖宇微微的笑了笑,身体已经华为了一道金光慢慢的消失在天地之间……

    叶靖宇却没有任何挽留的一丝,那已经四大皆空,自己又何必去挽留呢?

    每一个人都有着自己的彼岸,自己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彼岸,又何必去强留他人的彼岸……

    看着那一片破碎的虚空,看到那被轰得破破烂烂的天界,看到那无尽黑暗的世界,叶靖宇的脸上没有伤悲,只有欣喜……

    “大哥,我们该回去了……”

    “回去?回哪儿?”梁小可一愣……

    “回到我们的世界,回到我们的彼岸……”叶靖宇淡淡的笑了笑,他手中的那把命运之刀却是不断的变大,变大,再变大,最后竟然变成了一把矗立在天地之间的最大刀身……

    叶靖宇就这么站在这一把刀的刀身之上,轻轻一指点出,这个漆黑的世界有了太阳,有了光,有了云,有了风,有了水,有了火,有了房子,有了高楼,有了城市,有了生命,有了人,有了情,有了世间一切……

    ……

    三界重立,洛若风成为天界之主,诸葛亿始,皇甫步月,别离等或者消失,或者逝去人也全部被叶靖宇以无上的神通复活,帮助他一起统帅天界的那些仙神,没有他的旨意,任何人不许下界……

    梁小可和公孙露也顺利的在一起,竟然不再贪恋女色,成为了地界之主,掌控世间魂魄……

    而十二天巫也被叶靖宇复活,不过他们却没有在天界生活,反而回到了人间,封印了自己所有的力量,成为了最为普通的一员,融入了繁华的凡人世界……

    独孤霸辰,林晓毅等人也封印了自己的力量,在人间开办了自己的武术学校,独孤霸辰更是成为了世界最有名的武学宗师……

    所有人都有着自己的生活,就连小木子,也顺利的回到了人间……

    而人间,华夏国,天府之国益州的边缘的一座巨大的别墅之的楼上,一群从三岁到十四岁不等的男男女女正围在叶靖宇的身边,叶靖宇穿着一件白色的休闲服躺在躺椅之上,手中拿着一本华美的书,他正轻声的念着书中的内容,这一群孩子一个个听的是心神沉醉,脸上全是一片向往之色……

    “好了,讲完了……”终于,叶靖宇讲完了书中的内容,然后合上了那本书,只看到封面上印着几个大字:“战魂神尊”

    “爸爸,那头猴子最后去了哪儿呢?”这个时候,那名最小的男孩很是好奇的问道。

    “大禹,你要学会自己思考,不要一遇到不懂的就问!”叶靖宇微笑着拍了拍小孩子的脑袋,柔声说道。

    “可是爸爸,灵妈妈说好孩子都是不懂就问的啊!”另一名七八岁的小女孩又开口说道……

    “女娲,灵妈妈说的是自己思考之后,还不懂的情况下,明白吗?”

    “哦……”那被称之为女娲的小女孩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好了,时间不早了,伏羲,神农,遂人,你们三个带着弟弟妹妹去睡觉吧,有什么问题明天再问!”看到小女孩那似懂非懂的样子,叶靖宇笑了起来,朝着几名最大的男孩说道……

    “嗯……”那三名男孩很是懂事的点了点头,站起来就拉着自己的弟弟妹妹朝屋里走去,而屋里,叶靖宇的几个女人正在悄声的说着什么……

    没有马上进屋的打算,叶靖宇已经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直接朝着东方的方向看去,这一看就看到了数千里之外的一片海,那是东海……

    此时,在那海滩之上,正有一名身穿白色燕尾服,样貌极其英俊的男子手捧一束玫瑰,玫瑰之中藏着一枚闪闪发光的钻戒,正单膝跪在一名样貌美丽,身穿碎花裙的女子面前……

    在离他们不远处,还有一群男女藏在一座礁石的后面偷偷的看着这一切……

    叶靖宇耳朵一动,就听到了那男子的声音传来……

    “芸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