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 怒火

第一百八十五章 怒火

云外天都2017年02月12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简体版小说

    可这一次,她站得离他极近,感觉到了他身上蓄积的怒火,更让她吃惊的是,这小小的秀女卫珏,却他语气当中的怒意全不在乎。特么对于我只有一句话,更新速度领先其他站n倍,广告少

    虽则卫珏脸上是一幅恭顺谦谨的模样。

    太后在宫内多年,阅人无数,见过的女子也不知多少,想要贴近皇帝身边的,心底里想些什么,她一眼便看了出来,可卫珏的眼底里没有这些,只是一片冰凉……还带了些疲倦,卫珏真是累了,想睡觉了。

    如是别的女子,见了皇帝,还不象打了鸡血般的兴奋?

    偏偏这卫珏,脸上保持表情不改,眼底却倦意浓浓?

    太后都不知道怎么往下打圆场了。

    “皇帝……”她咳了两声,“卫珏说的也有几分见解,依哀家看,这吹笛之人么,能保持这份气节,倒是很不错,皇帝若真想听人用竹叶吹笛,下一回,哀家便叫人寻了民间高手来,让您一饱耳福。”

    皇帝收回了目光,微垂了头,嘴角带了丝微笑,“母后,还是别麻烦了,那竹叶吹奏,到底是不入流的,偶尔听听还不错,哪能登大雅之堂?”

    卫珏对他语气之中的讥讽全不当回事儿,心想我又没想着登大雅之堂……你们讨论来讨论去的,讨论个没完没了,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是,皇上说得没错,那竹叶吹奏,比真正的笛子,还是差了许多……奴婢虽不懂乐理,但也明白,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道理。”卫珏很是委婉谄媚。

    顺着点儿他的说话,总是没错的。

    皇帝又哼了一声,这一声哼得大了一些……显见着怒火没被卫珏的谄媚给扑灭了,还有越来越旺的趋势,卫珏不知道他到底怎么了,忙闭紧了双唇……马屁拍到马脚上了,可她明明对准了巴屁股拍的啊!

    皇帝太难伺侯了。

    她再次感慨。

    太后也莫名其妙起来,心想卫珏说得没错儿啊,皇帝今儿个情绪不太对头啊?

    她拿求救的目光望向了陈嬷嬷,陈嬷嬷更是弄不明白了,说来说去的,不就是在说那笛子演奏和竹叶演奏不同之处么,她认为这个话题应当很是安全的,可就不明白卫珏又触犯了皇帝哪跟筋了?

    场上一时之间安静下来,太后与陈嬷嬷是不知道如何打圆场,皇帝阴沉沉的脸让人瞧着,着实开不了口。

    此时此刻,一声很细微很细微的呵欠响起……卫珏实在困倦之极,拼命地忍住,盯大了眼睛望着地面之上,可到底抵不住那一**袭来的困倦,于是拼命地压抑着不由自主地打了声呵欠。

    于她来说,这是人之常情……如饿了要吃饭一样。

    可场上实在是安静,安静得一丝儿声音都没有,所以,她那声呵欠便显得突兀而响亮。

    所有的人,包托站得极远的宫婢,都听见了她那声呵欠。

    如果是宫婢等伺侯之人,这便算是御前失仪,坏了规矩。

    所以,殿内每个人都朝她望了过来,卫珏感觉到了那一道道目光,倒是困意一下子消失不见,抬起头来,便见着太后眼底有恨铁不成钢之色朝她望着。

    皇帝倒是脸色平静,眼底无怒无喜,只是道:“母后,您这边清静,藏书也多,儿臣今儿晚上,便在您这边看看书再回去吧。”

    太后很是高兴,也很配合,“好的,哀家便给您准备些夜宵吃食来,皇帝的房间哀家一直都留着,每天都派人打扫,想起来,皇帝九岁之后,便没在哀家这里过夜了呢……卫珏,今儿个你便别回去了,伺侯皇帝笔墨。”

    卫珏脑子更为清醒,吃惊地抬起头来,却见两人自顾着说话,连眼角儿都不扫她一下,她只得低声应道:“是,奴婢尊旨。”

    太后显得极为高兴,一叠声地吩咐宫婢却准备纸墨吃食,又担心床褥不够暖和,换上新做的杭州蚕丝被去。

    寿安宫虽是人手众多,但也忙了个众人手忙脚乱。

    真是劳师动众!

    卫珏抬头看了看窗棂,见月亮升得老高,心想为了皇帝一时兴起,这般的劳师动众,却不知道为了什么?

    他这勤政好学是好的,可也别拖上她啊!

    眼看隔不了几个时辰,就要上朝了,他还不睡觉,看书?

    真这么充沛的精力?

    卫珏心底里直嘀咕个不停。

    皇帝的寝宫离正殿并不远,转过两个长廊便到了,但既是皇帝驾临,又岂能马虎?因此,院子里大大小小的宫婢全都打起了十二分精神来,换被子的自是按太后的要求换了被子,而笔墨纸研也准备停当。

    皇帝走进寝宫,卫珏也随着进去,太后倒是极有眼色,吩咐了几句之后,便带着人离开了。

    等得卫珏醒起,皇帝便坐在了书台之前,屋子里只剩下了卫珏一个伺侯的。

    其它人是什么时侯退下的?

    卫珏的脑子有些转不过弯儿来。

    皇帝拿起桌前放置的书,翻了两页,见她傻怔怔地站在那里,皎洁的面颊有一瞬而逝的纠结与迷惑……这个时侯,倒是看出了些真诚来了,便道:“站在那儿干什么,还不奉茶?”

    卫珏忙上前拿了茶杯,递到他的手边,他却翻看着那书本,象是看得入了迷了,卫珏只听得书页之声一声声地在屋子里响,就是没见着他有把手指伸过来接茶杯的意向。

    刚刚还让她递茶呢,这便忘了?

    那书,真就那般的好看?

    卫珏在心底里想象着手里的茶杯从头到尾地向前泼去,再一次让他从头淋到脚的情形……但到底不敢来第二次,她只觉手腕子都有些发酸了。

    那茶杯在半空之中悬了许久,皇帝才忽然间忆起一般,终于回眸看见了那茶杯,伸出手去,把茶杯接过,嘴唇稍微沾了一下杯子,便又伸出端杯的手……卫珏忙接住了,重放回盘子里。

    卫珏算是明白了,这皇帝就是小气,被泼了一身的水,要报复回来。

    她又有些不明白,俗话说得好,宰相肚子里能撑船,照道理来说,皇帝的肚量更大,国家大事又多,他为何就闲得没事儿干,牺牲自己的睡觉时间,也要亲自报复回来?

    要处罚她,随便让人打她掌不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