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江红·倦客新丰

满江红·倦客新丰

辛弃疾2016年10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简体版小说

倦客新丰,貂裘敝、征尘满目。弹短铗、青蛇三尺,浩歌谁续。不念英雄江左老,用之可以尊中国。叹诗书、万卷致君人,番沈陆。
休感叹,年华促。人易老,叹难足。有玉人怜我,为簪黄菊。且置请缨封万户,竟须卖剑酬黄犊。叹当年、寂寞贾长沙,伤时哭。

译文及注释

译文
就像当年的马周困顿于新丰酒楼、苏秦貂裘破败一身风尘。用手指弹着三尺宝剑的剑铗歌唱,谁能听懂是什么意思呢?不要顾虑江南英雄年纪大了,任用他照样可以打败敌人,使其向中国称臣。可叹那些饱读诗书,想要致君尧舜的人因为神州陆沉而报国无门,无路请缨。
不要感慨什么人生易老,时光易逝,且饮美酒浇愁。有位美女同情我的遭遇,怜惜我的心情,又为我簪戴一朵黄色的菊花。先把请缨封侯的事情放在一边,姑且卖剑买牛,以求解脱。遥想当年,贾谊因为寂寞伤时而痛哭。

注释
(1)倦客新丰:用唐代那周事,《新唐书.马周传》记载马周失意时:“社新丰逆旅,主人不顾之。周命酒一斗八升,悠然独酌。众异之。”倦客,倦于宦游的人。新丰,在长安东面,陕西临潼东。这里作者以马周自喻。
(2)貂裘敝:衣服破烂不堪。《战国策·秦策一》,“苏秦说秦王,书十上而说不行。黑貂之裘敝,黄金百斤尽,资用乏绝,去秦而归”。
(3)征尘:旅途的尘土。
(4)弹短铗:《战国策·秦策四》,记载孟尝君的客人冯谖,最初不受孟尝君重用,自己弹剑铗而歌曰:“长铗归来乎,食无鱼。”,又曰:“出无车”,又曰:“无以为家”。后为孟尝君的上客,屡献计谋,巩固了孟尝君在齐国的地位。作者以冯谖不得志时弹剑而自喻。
(5)铗、青蛇:均指剑。
(6)英雄:此暗指词人自己。
(7)江左:指偏安江南地区。江左老,老死江南。句意是说未想到英雄老死江左。
(8)尊中国:树立中国的尊严,句意是说任用这些英雄可以使国家受到尊重,意即驱逐金人,恢复中原。
君人:指君王。
(9)沉陆:即陆沉。《庄子.则阳》:“方且与世违,而行不屑与之俱,是陆沉者也。”郭象注:“人中隐者,譬无水而没也。”陆地无水而自沉,指隐居。
(10)醽醁(línglù):美酒。
簪黄菊:簪上一朵黄菊。《千秋岁·徐州重阳作》:“美人怜我老,玉手簪黄菊”。
(11)请缨:《汉书·终军传》:“南越与汉和亲,乃遣‘终’军使南越说其王,欲令入朝,比内诸侯。军自请,愿受长缨,必羁南越而致之阙下。”
(12)万户:官名。金初设置,为世袭军职。统领千户(猛安)、百户(谋克),隶属于都统。
(13)卖剑酧黄犊:《汉书.龚遂传》记载,渤海郡饥,袭遂为太守,劝民卖刀剑买牛犊,从事农业生产。酧,同“酧”,指酬付价钱。这里指直须卖刀剑买牛,归耕田园。
(14)甚:为什么,何必像。
(15)贾长沙:指贾谊。贾谊在汉文帝朝曾贬为长沙王太傅,人称贾长沙。

 


创作背景
  此词大约作于淳熙六年至七年(公元1179年-公元1180年)之间。 这首词大约是辛弃疾闲居上饶担任有名无实的祠官时所作,词人反对偏安江左,渴望用世立功,可是最终被迫无奈退隐田园。当时南宋小朝廷不以国家民族利益为重,坚持偏安投降政策,打击排斥爱国志士,使他们请缨无路,报国无门,只得解甲归田,卖剑买牛,终老山林,以酒浇愁,辛弃疾也是他们其中之一。

 


赏析

  上阕先以马周、苏秦、冯谖三个人物失意落寞的遭际自比,然后直摅胸臆,抒发不平:“不念英雄江左老,用之可以尊中国。”此二句看似寻常语,但却道破了南宋政治现实。宋高宗在位三十五年,是个彻头彻尾的投降派,后来的皇帝基本上一脉相承,多少仁人志士请缨无路,报国无门,衔恨以终。至此可知中国之不尊,罪在最高统治者。前结仍抒上意。读书万卷,志在辅佐君王,报效国家,反退而隐居,埋在底层,于诗书冠一“叹”字,可知感慨之深。本可以辅佐君王以尊中国,但却被弃置了,岂不令人悲痛!上片连用典故,壮怀激烈,悲歌慷慨,淋漓尽致地抒发了“却将万字平戎策,换得东家种树书”的无法实现统一中国的愤世之情。

  下阕从侧面立意,在报国无路的情况下,便寄情诗酒,归隐田园,故作旷达,隐痛深哀,仍充满字里行间。“休感慨”,实际是感慨有何用,不如藉美酒以消愁解恨。而人生易老,即使欢乐也难以尽兴。接再作超脱:“有玉人怜我,为簪黄菊”。转而又作愤语:“且置请缨封万户,竟须卖剑酧黄犊。”这里表示放下请缨杀敌、立功封侯的念头,归隐田园,以求解脱。最后引贾谊事作结:“甚当年,寂寞贾长沙,伤时哭”。贾谊为什么因寂寞而伤时痛哭呢?以反问的形式透露了诗人故作旷达而始终无法摆脱的痛苦,这种旷达精神,实质上是他的悲痛情绪发展到更深沉的表现。托古喻今,长歌当哭,全词借古人之酒杯,浇我胸中之块垒,这块垒似乎越浇越多了,因为辛弃疾的“悲剧”乃时代使然,终南宋王朝力主恢复的抗战潮流,不过细波微澜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