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调歌头·和马叔度游月波楼

水调歌头·和马叔度游月波楼

辛弃疾2016年10月30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简体版小说

客子久不到,好景为君留。西楼著意吟赏,何必问更筹。唤起一天明月,照我满怀冰雪,浩荡百川流。鲸饮未吞海,剑气已横秋。
野光浮。天宇迥,物华幽。中州遗恨,不知今夜几人愁。谁念英雄老矣,不道功名蕞尔,决策尚悠悠。此事费分说,来日且扶头。

注释

①马叔度稼轩友人,生平不详。月波楼宋时有两个月波楼,一在黄州今湖北黄冈,一在嘉禾今福建建阳。不知词人所游何处。秋夜登楼赏月有感。起四句点题,景为人留,人为景醉。唤起明月皎皎,映衬自家冰雪心怀;鲸饮吞海,自是豪气逼人。“中州”两句,一篇主旨,思绪由壮而悲。结拍归到来日扶头,与上文“鲸饮”遥应。然经一番转折跌宕,情境已有天渊之别。豪壮正与悲愤鲜明对照。
②客子、君皆指友人马叔度。
③“西楼”两句谓一心吟赏风月,休管时间早晚。西楼指月波楼。着意有意,专心。吟赏吟诗赏景。更筹古时夜间计时工具,即更签。此指时间。
④“唤起”三句言明月皎皎,照见我辈冰雪般纯洁的肝胆,和百川奔涌似的浩荡胸怀。南宋初年爱国词人张孝祥念奴娇词“应念岭海经年,孤光自照,肝胆皆冰雪。”
⑤“鲸饮”两句言豪饮尚未尽兴,剑气已横贯秋空。鲸饮吞海如长鲸吞海似地狂饮。杜甫饮中八仙歌“饮如长鲸吸百川。”剑气指剑光,古人谓宝剑能于深夜发出光芒,直冲云霄。参见前水龙吟“举头西北浮云”注③。此喻志在建国立业的豪迈之气。
⑥“野光”三句大地月光动浮,天空高远,景物清幽。天宇天空。迥jiǒng高远。物华泛指美好景物。
⑦“中州”两句谓中原沦陷,今夜正不知有多少爱国志士吞愁饮恨。中州指当时沦陷的中原地区。
⑧“谁念”三句朝廷北伐遥遥无期,谁念志士年岁渐老,而复国功业犹迟迟未就。不道不料。蕞zuì最尔微小貌。决策指北伐大计。
⑨“此事”两句谓此事一时难以说清,惟有继续饮酒消愁。扶头即扶头酒,一种最易醉人的酒。扶头,形容醉后状态,谓头须人扶。贺铸南乡子词“易醉扶头酒,难逢敌手棋。”赵长卿鹧鸪天词“睡觉扶头听晓钟。”

转自羲皇上人的博客